2022-03-30 02:06:01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黃晉一
核心提示:咖啡島的案例表明,不靠戰爭,也不用太多的錢,人們也完全可以實現擁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小島的夢想。但從長期看,咖啡島是否是一項好的投資,還值得懷疑,因為這座島嶼相對低平,幾乎難以抵御升高的海平面,甚至一場颶風可能就足以讓人們的私人島嶼美夢化為烏有。

參考消息網3月30日報道 (文/莫里茨·蓋爾)

平心而論,咖啡島的確與世界大事沾不上邊,因此讀者絕對有權質疑接下來這個故事的重要性。但另一方面,我們也不妨捫心自問:還有什么比大海的聲音和一個熱帶島嶼的寧靜更能讓人心平氣和呢?

咖啡島的案例表明,不靠戰爭,也不用太多的錢,人們也完全可以實現擁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小島的夢想??Х葝u又稱咖啡礁,一群大膽的投資人最近剛成為它的主人。這些人各出資約3000歐元,買下了全球首個通過眾籌融資的私人島嶼。這是一個位于伯利茲海岸附近的小島,面積小到從一端走到另一端只需要5分鐘??Х葝u這個名字源于它酷似咖啡豆的形狀。這個半公頃的小島布滿了紅樹林,四周環繞著珊瑚礁,從陸地出發乘船15分鐘就能到達。

“讓我們買一座島”這一眾籌項目由兩個美國人發起,吸引了96名充滿冒險精神的投資者加入,每人出資3250美元就能獲得所有權份額。當時可供選擇的有太平洋和加勒比海的若干迷你島嶼。2019年12月,這群尋島人決定買下咖啡島。根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他們向伯利茲支付了18萬歐元(含稅)——就在新冠大流行讓該項目被暫時擱置前不久。直到2月,一支由投資者和游客組成的隊伍才首次參觀了該島。

那么,現在要拿這個島做什么呢?把它作為向鄰居吹噓的資本?像魯濱遜·克魯索一樣生活?開一家空殼公司?無論如何,咖啡島絕不應像理查德·布蘭森的蚊子島和內克島(二者都屬于英屬維爾京群島)一樣,成為配有豪華別墅的富豪居所。

然而,可能的話,整體上還是要有利可圖。該項目的發起人之一是一家小型旅行社的老板,其經營業務是將冒險者送往不那么熱帶的地區(朝鮮、德涅斯特河左岸地區和卡拉巴赫山)。兩位發起人已經有了一個想法:在咖啡島上建立一個名為“艾蘭迪亞大公國”的微型國家。

私人國家一直是一種迷人的怪物。例如位于意大利利古里亞地區的“塞波加大公國”。它認為自己不屬于意大利,理由是一份簽訂于1729年的購買合同沒有法律效力——至少當地的一位鮮花商兼業余歷史學家聲稱發現了這一點。2019年,一位出生于德國的女性被選為“塞波加大公國”的大公。就算這些私人國家不是建立在古老的合同、怪誕的藝術項目或帝國公民的幻想之上,那它們也是一種很不錯的營銷手段。

在咖啡島的投資者中,或許有些人是被短暫逃離現實世界的前景所驅動。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艾蘭迪亞大公國”已經有了國歌、國旗和由投資者選出的政府。每個到訪這座島嶼并樂意捐出一小筆錢的人都可以成為公民。

只是這個島嶼的具體用途目前似乎還并不清晰。項目發起人之一顯然正在考慮讓珊瑚礁再生,將小島打造成擁有一個小餐館或酒吧的潛水天堂,吸引游客和本地人。然而,從長期看,咖啡島是否是一項好的投資,還值得懷疑,因為這座島嶼相對低平,幾乎難以抵御升高的海平面,甚至一場颶風可能就足以讓人們的私人島嶼美夢化為烏有。(鐘思睿譯自3月14日德國《南德意志報》網站,原題為《半公頃的避世之所》)

參考消息網3月30日報道 (文/莫里茨·蓋爾)

平心而論,咖啡島的確與世界大事沾不上邊,因此讀者絕對有權質疑接下來這個故事的重要性。但另一方面,我們也不妨捫心自問:還有什么比大海的聲音和一個熱帶島嶼的寧靜更能讓人心平氣和呢?

咖啡島的案例表明,不靠戰爭,也不用太多的錢,人們也完全可以實現擁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小島的夢想??Х葝u又稱咖啡礁,一群大膽的投資人最近剛成為它的主人。這些人各出資約3000歐元,買下了全球首個通過眾籌融資的私人島嶼。這是一個位于伯利茲海岸附近的小島,面積小到從一端走到另一端只需要5分鐘??Х葝u這個名字源于它酷似咖啡豆的形狀。這個半公頃的小島布滿了紅樹林,四周環繞著珊瑚礁,從陸地出發乘船15分鐘就能到達。

“讓我們買一座島”這一眾籌項目由兩個美國人發起,吸引了96名充滿冒險精神的投資者加入,每人出資3250美元就能獲得所有權份額。當時可供選擇的有太平洋和加勒比海的若干迷你島嶼。2019年12月,這群尋島人決定買下咖啡島。根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他們向伯利茲支付了18萬歐元(含稅)——就在新冠大流行讓該項目被暫時擱置前不久。直到2月,一支由投資者和游客組成的隊伍才首次參觀了該島。

那么,現在要拿這個島做什么呢?把它作為向鄰居吹噓的資本?像魯濱遜·克魯索一樣生活?開一家空殼公司?無論如何,咖啡島絕不應像理查德·布蘭森的蚊子島和內克島(二者都屬于英屬維爾京群島)一樣,成為配有豪華別墅的富豪居所。

然而,可能的話,整體上還是要有利可圖。該項目的發起人之一是一家小型旅行社的老板,其經營業務是將冒險者送往不那么熱帶的地區(朝鮮、德涅斯特河左岸地區和卡拉巴赫山)。兩位發起人已經有了一個想法:在咖啡島上建立一個名為“艾蘭迪亞大公國”的微型國家。

私人國家一直是一種迷人的怪物。例如位于意大利利古里亞地區的“塞波加大公國”。它認為自己不屬于意大利,理由是一份簽訂于1729年的購買合同沒有法律效力——至少當地的一位鮮花商兼業余歷史學家聲稱發現了這一點。2019年,一位出生于德國的女性被選為“塞波加大公國”的大公。就算這些私人國家不是建立在古老的合同、怪誕的藝術項目或帝國公民的幻想之上,那它們也是一種很不錯的營銷手段。

在咖啡島的投資者中,或許有些人是被短暫逃離現實世界的前景所驅動。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艾蘭迪亞大公國”已經有了國歌、國旗和由投資者選出的政府。每個到訪這座島嶼并樂意捐出一小筆錢的人都可以成為公民。

只是這個島嶼的具體用途目前似乎還并不清晰。項目發起人之一顯然正在考慮讓珊瑚礁再生,將小島打造成擁有一個小餐館或酒吧的潛水天堂,吸引游客和本地人。然而,從長期看,咖啡島是否是一項好的投資,還值得懷疑,因為這座島嶼相對低平,幾乎難以抵御升高的海平面,甚至一場颶風可能就足以讓人們的私人島嶼美夢化為烏有。(鐘思睿譯自3月14日德國《南德意志報》網站,原題為《半公頃的避世之所》)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