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12 16:44:32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郭慶娜
核心提示:文章稱,馬克龍一直想成為歐洲人的舵手,尤其是在法國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的庇護下,但他無法憑借他的戰士姿態讓歐洲人團結起來。

參考消息網4月12日報道 西班牙《世界報》網站9日發表題為《埃馬紐埃爾·馬克龍:戰爭中的歐盟失意舵手》的文章,全文摘編如下:

有時他被認為是冷漠和傲慢的,有時則被認為具有開創性和誘惑力。埃馬紐埃爾·馬克龍今天面對的法國與2017年的法國大為不同,當年他憑借“不帶任何標簽”的“標簽”贏得了選舉。他作為一位遠離傳統分類的政治領導人上臺,站在與左翼和右翼等距的位置上。但在經歷了以“黃馬甲”抗議、新冠疫情的破壞和烏克蘭戰爭為標志的充滿社會危機的五年之后,他的施政一直在根據情況改變樣貌。

歐盟“隊長”形象坍塌

馬克龍謀求繼續執掌愛麗舍宮,但他投身選戰的方式與第一次大為不同。五年前,這位前部長在首輪投票五個月前宣布有意參選,讓人們吃了一驚。2022年,他直到最后才宣布正式參選,他并沒有制造任何懸念:烏克蘭戰爭迫使他推遲了競選活動。

“馬克龍向法國人展示了與五年前完全不同的形象。五年前,‘征服者埃馬紐埃爾’憑借創新、突破和年輕勝出;這一次,‘被選中的馬克龍’將依靠延續性、經驗和地位謀求連任。”紀堯姆·塔巴爾在法國《費加羅報》發表的文章中寫道。

馬克龍競選活動的很大一部分是基于他的總統履職的心得體會,得到了歐盟輪值主席國角色的放大效應,并圍繞著俄烏沖突展開。

這位總統候選人試圖將自己塑造成具有國際影響力和調解技巧的歐洲主義領導人。

當俄羅斯于2月24日“入侵”烏克蘭時,馬克龍警告他說,“入侵”是“一個嚴重的錯誤”。

在俄羅斯軍事進攻的最初幾天,溝通渠道仍然暢通,既向普京轉達了西方關于結束沖突的要求,又保留了一條可進可退的道路。在此期間,馬克龍不遺余力地調解沖突,成了處于戰爭邊緣的歐盟的“隊長”。

馬克龍一直想成為歐洲人的舵手,尤其是在法國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的庇護下,但他無法憑借他的戰士姿態讓歐洲人團結起來。“戰火在歐洲重燃。它將持續下去。”他在俄羅斯發動“入侵”兩天后這樣說。但他的外交失敗也是歐盟的外交失敗。歐盟看到了自己的地緣政治影響力是多么微弱。作為歐盟的偉大捍衛者,馬克龍將提升歐盟地緣政治影響力作為自己的旗幟和成為國際政治家的理由。但默克爾的卸任讓馬克龍的歐盟領導力受到重創。他與默克爾曾有著良好的化學反應,并一同重新確立了法德軸心。

現在,戰爭正在考驗法國作為一個大國的韌性。而且不僅是在烏克蘭。馬克龍領導下的法國也不得不在薩赫勒地區作出痛苦的決定,那里的情況并不順利。在這個非洲地區,馬克龍正在經歷他的“阿富汗挫敗”。馬里新軍政府的敵意已經驅逐了法國大使。在發起打擊圣戰恐怖主義的軍事行動近十年后,法國已經宣布削減在該地區的駐軍。

同樣在這種國際背景下,法國作為北約成員的形象已經動搖,因為馬克龍在2019年曾說該組織已經“腦死亡”。

“局外人”的“雙空翻”

但是,還是讓我們從頭說起。

2017年入主愛麗舍宮使馬克龍成為法蘭西共和國最年輕的總統。由于他創建的政黨“共和國前進”運動是新成立的,并且沒有議會席位,因此他是在沒有主要政黨支持的情況下贏得大選的。他就此完成了了不起的“雙空翻”。

馬克龍于1977年出生于法國北部城市亞眠一個投身醫學的家庭(他的父親是神經病學教授,母親是兒科醫生)。他曾在一所耶穌教會學校讀書,移居巴黎后讀完高中。他在巴黎第十大學學習哲學,研究了黑格爾和馬基雅維利的學說。25歲時成為法國著名哲學家和人類學家保羅·里克爾的助手。

他繼續求學,進入了法國精英的跳板——巴黎政治學院和法國國家行政學院。2008年,馬克龍成為羅斯柴爾德·希爾銀行合伙人和投資銀行家。從那里,他躍入了政壇。

在這“第三次人生”中,馬克龍拋棄了哲學家和投資銀行家的角色。2012年,奧朗德就任法國總統后,馬克龍被任命為總統府副秘書長。2014年,奧朗德任命他為法國經濟、工業和數字經濟部長。在那期間,他留下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法案,并提出了一些有爭議的改革計劃,例如修改集體解雇規則和延長周日營業時間等。

2016年4月,馬克龍創立了自己的政黨,將自己塑造為歐洲主義者和自由主義者。他自稱是一個“局外人”“反體制者”,一個自下而上“重建”共和國的政治家。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