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23 06:04:01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帥蓉
核心提示:隨著人們開始重返工作崗位,我們需要用人單位重新考慮關懷喪親者的政策。我們需要向沒有得到照拂的群體提供更好的身心健康支持?;蛟S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記住,悲傷是生活中正常的一部分,它始終伴隨我們左右。

參考消息網4月23日報道 (文/瑪麗薩·勒妮·李)2008年2月28日,母親倒在我懷里,在我從小長大的家中突然發病。我把她放平在地板上,知道已回天無力。幾小時后,她被正式宣布死亡。媽媽是乳腺癌晚期,伴有多發性硬化癥。2月的那天,病魔勝出,我發覺自己輸了。

當時,我并未意識到我所熟悉的生活已經結束,新生活已然開始,這是沒有母親的生活。我再不能讓她鼓勵我去追尋夢想的工作,她再不能在我婚禮那天出現,而且10多年后,當我和丈夫失去尚在孕育中盼望已久的小生命時,她也再不能給我安慰。這只是少數幾個重要的人生節點,不過如果你嘗過失去的滋味,你會明白就算在最平常的時刻,我始終感覺到她的缺席,悲傷如同紙張割出的傷口——不會把人擊垮,但足夠鋒利,迫使你承認自己失去的一切。

根據約翰斯·霍普金斯冠狀病毒資料中心的數據,近100萬美國人死于新冠疫情。成百上千萬美國人試著、也被迫在失去親人后去生活,他們正琢磨未來將要面對怎樣的人生。親人過世一個月甚至一兩年后,這種將破碎的生活重新拼湊起來的過程并未結束;這是他們余生都要面對的一個持續不斷的過程。悲傷是反復學習在失去后繼續生活的心路歷程。

有時,生活也許看上去在繼續。由于疫情來了又走、走了又來,生活有時候看似比較“正常”。不過對悲傷中的人而言,即便比較正常的時候也不復往日心境。如果在疫情中失去了丈夫、孩子或父母,就不可能輕松體會疫情過后更加光明的未來。安葬母親兩周后,我回去工作。我決心以“繼續前行”的形象示人,可是每天早上,當我踏上地鐵站臺階,將列車拋在身后,開始朝辦公室走去時,我的胸口如同被烈火灼燒。我耳朵里聽到的全是自己心臟狂跳、血液翻涌的聲音,我的手掌心冒汗,機械地邁著步子,走到我所在投行的地下室,在那里隱藏我每天發作的恐慌癥和排山倒海的悲痛,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幾個月。千萬不要誤以為回歸“正常”生活就是痛苦的終結。

失去帶來的痛苦永遠不會徹底消退,在學著與悲傷共存的同時獲得高質量的關懷是傷口愈合過程的重要一環。令人遺憾的是,許多傷痛存在于最沒有能力應對它的人身上。在死于新冠病毒的人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窮人、有色人種、受教育程度較低人士或者退伍老兵。從統計學上講,他們是與高質量身心保健最脫節的人群,而且與其他美國人相比,他們享受帶薪休假、心理疏導或者托幼服務的可能性更低,而所有這些有助于在一定程度上緩解悲傷帶來的重負。沒有安全感,沒有外界的支持,沒有空間讓你支離破碎并暴露自己的脆弱,你就無法充分釋放自己的悲傷——也就無法痊愈。你需要人們正視你的失去。

我來自紐約,如果你開車在這座城市轉上一兩天,肯定會發現一些貼紙、指示牌甚至車牌上印著“永不忘記”字樣。我們都知道這說的是“9·11”事件。我們的文化顯然明白銘記、承認、紀念悲劇的重要性。我們必須為新冠病毒奪走的近100萬生命做同樣的事情。我們決不能簡單地繼續前行;而是必須問自己,如何去緬懷逝者?不僅對失去親人的人而言,也對我們所有經歷了這場集體創傷的人而言,該怎樣去紀念并帶來某種解脫感?

有些答案就在于我們如何對待彼此——在于牢記我們身邊許多人在這場疫情中失去了親人,在于真心實意地詢問他們的近況,在于認真傾聽他們的回答。我們需要感同身受、心存悲憫、胸懷善意。隨著人們開始重返工作崗位,我們需要用人單位重新考慮關懷喪親者的政策。我們需要向沒有得到照拂的群體提供更好的身心健康支持?;蛟S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記住,悲傷是生活中正常的一部分,它始終伴隨我們左右。(李鳳芹譯自4月12日美國《大西洋》月刊網站,原題為《悲傷,無處不在》)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聞

參考人物|黃循財:新加坡新晉候任總理

香港《南華早報》網站2022-04-23

參考人物|贏得波士頓馬拉松冠軍的“黑馬”

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經濟新聞網2022-04-14

參考人物|藤子不二雄A:哆啦A夢的共同創造者

西班牙《阿貝賽報》網站2022-04-13

參考人物|瑪麗娜·勒龐的幾度轉身

西班牙《世界報》網站2022-04-12

參考人物|澤穆爾:法國“零移民”的支持者

西班牙《世界報》網站2022-04-12

西媒看馬克龍:身陷歐洲戰爭的失意舵手

西班牙《世界報》網站2022-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