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24 02:07:02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張威威
核心提示:作為一個老工業家族的繼承人,博洛雷擁有設定議程的可怕權力;他的新聞機構在引導全國辯論方面發揮著巨大作用。

參考消息網4月24日報道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4月7日發表題為《位于法國大選核心的人甚至根本不在選票上》的文章,作者系哈里森·斯泰特勒,文章稱,2022年,法國的政治文化正在變成一個圓圈,而畫圈者就是博洛雷。全文摘編如下:

和歐洲其他國家一樣,法國被烏克蘭沖突牢牢牽制?,F任總統馬克龍希望他能在一場悄無聲息的競選中勝出,就像他在過去兩個月的大部分時間里那樣,在全球不穩定的時代扮演一個能穩住局勢的人。

媒體大亨

不過,盡管西方在大談團結,但事實是,寡頭政治、懷舊情緒和好戰民族主義的有害融合越來越普遍。

在法國,一個充滿活力和自信的新右翼引領這一趨勢,在這次選舉中,代表者是極右翼政黨國民聯盟的領導人瑪麗娜·勒龐、表面上溫和的共和黨人瓦萊麗·佩克雷斯,以及由好斗的原始法西斯主義評論家轉行為候選人的埃里克·澤穆爾。

然而,他們本月的選舉活動可能只是重塑法國政治這幕大戲中的一個小插曲。某種程度上,在他們所有人的背后是一位甚至沒有出現在選票上的人物:媒體大亨樊尚·博洛雷。

作為一個老工業家族的繼承人,博洛雷擁有設定議程的可怕權力;他的新聞機構在引導全國辯論方面發揮著巨大作用。

來自右翼的三位候選人——事實上還有大部分政治階層——都在以不同的方式,重復在他的媒體網絡上循環播放的消息。

情緒風向標

博洛雷是法國社會最高層危險情緒的風向標,這種情緒遠遠超出了精英階層中保守派的范圍。由于擔心衰落且對下層社會的運動和思想感到焦慮,整個法國當權派急于利用國家分裂來把持權力。

博洛雷本人在巴黎精英階層最上流的圈子中也有關系。他在上世紀80年代初與兄弟振興了家族造紙產業,隨后幾乎壟斷了西非的港口和物流,目前他似乎要退出這些業務。21世紀初,博洛雷著手建立自己的媒體帝國,如今這個帝國包括法國兩家最大的出版社、一家大型廣告公司、一系列雜志,以及一個全國廣播網絡和優質電視節目制作集團法國電視四臺(Canal+)。然后是王冠上的寶石:24小時不停播的極右翼新聞電視臺法國電視四臺新聞頻道(CNews)。

21世紀10年代中期,CNews被納入博洛雷的軌道,并被迅速改造成一個全天候的文化戰爭機構,并鞏固了澤穆爾的重要地位,后者于2019年加入這個電視網絡。澤穆爾一向以哀嘆法國的衰落和抱怨極右翼所認為的法國白人人口被“大規模替換”而著稱。去年他將自己的政治綱領提升到新的水平。他于2021年11月宣布參選總統,發起了極右翼中最偏右的競選活動,呼吁大規模驅逐和強制“同化”少數民族。

機會主義者

博洛雷把自己描述為凌駕于黨派紛爭之上,然而通過為歇斯底里的、憤怒的保守主義打造一臺完整統一的媒體機器,他重塑了法國的政治生活。按照CNews的報道,法國正處在秩序和文明崩潰的邊緣,內戰一觸即發。在CNews的報道中,“覺醒主義者”和“伊斯蘭-左派”被惡意當作進步主義活動人士、知識分子和政客的同義詞,這些受美國啟發的人正在精心策劃削弱法國及其共和傳統。

顯然,人們很容易將博洛雷視為法國的魯珀特·默多克,一個變成流氓的寡頭,因為根深蒂固的意識形態信念而把整個國家拖入深淵。這成為媒體對這位億萬富翁無休止報道中的常見說法。

然而,實際情況更復雜——或許更令人擔憂。根據收視率估計,CNews收視率和歐洲第一廣播電臺的收視率相對較低:博洛雷的媒體影響力并不在于純粹的數量,而在于他的媒體資產能夠多么尖銳地表達極右翼的論點,而其他媒體和政治階層也欣然傳遞這些論點。

博洛雷本人與其說是反動者,不如說是機會主義者。在整個職業生涯中,他都以在法國的整條意識形態光譜上廣泛培養關系而著稱——對于一個投入到高風險的國際發展與商業博弈中的人士來說,這是必須做的。在CNews之前,博洛雷的媒體財產是其硬投資的附屬品,而不是一套完整意識形態規劃中的棋子。他成為新右翼支持者只是最近的事。

2017年,馬克龍的勝利被吹噓為法國左右兩派分歧的結束。但他的政府借用極右翼觀點的機會主義做法表明事實恰恰相反。今年1月,教育部長讓-米歇爾·布朗凱在索邦舉行的為期兩天的研討會上就“覺醒運動”和進步主義身份政治的危險作了介紹性發言。

2022年,法國的政治文化正在變成一個圓圈,而畫圈者就是博洛雷。無論誰贏得選舉,博洛雷都很可能為一份出色完成的工作進行總結。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